315被新华网“打假”的铁矿石,是如何坑了中国几万亿财富?

2020-07-04 23:52 来源: 高考学习网 本文影响了:396人

最近的全球金融危机中,各国股市和原油、铜、橡胶等大宗商品期货无不暴跌,就连以往被视为避险投资品的黄金白银也未能幸免。但是在诸多商品中,却有一样东西却表现得异常坚挺,那就是铁矿石。

从今年1月初以来,国际原油价格下跌了50%多,铜价下跌了近20%,黄金价格下跌了10%多,而铁矿石却还上涨了3%多。这个坚挺无比的铁矿石,也被国内期货投资者戏称为神铁、神矿、神石……

打假铁矿石指数,这老铁太黑了

3月15日晚上,新华网发布了一篇《中钢协:铁矿石指数走势偏离基本面 炒作风险需警惕》的报道,文中引用了中钢协副会长骆铁军的观点。

去年同期的铁矿石价格因巴西矿难上涨了20%,目前的价格又明显上涨,更多是受资金和情绪驱动。春节后开盘至3月13日,普氏指数价格上涨15%,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价格上涨12%,青岛港现货价格上涨1%,而同期钢材价格下跌了9%。

从供应看,全球铁矿石出口量将恢复增长。澳大利亚相关部门预计,2020年,澳大利亚铁矿石出口将增加3.7%、巴西将增加7.4%。此外,随着国内疫情和运输的转好,国内矿山已加快恢复供应。

从需求看,海外铁矿石需求呈下降趋势。世界钢铁协会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份,扣除中国之外的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粗钢和生铁产量同比分别减少3.4%和4.4%。受疫情在全球范围内扩散影响,预计后期海外钢铁产量降幅将进一步扩大。

我们敦促各编制机构秉持客观、真实的原则发布铁矿石价格指数,也呼吁国家相关监管部门对铁矿石指数发布、铁矿石现货和期货交易严格监管,对可能存在的违法违规和恶意炒作等行为严格查处,维护钢铁上下游的健康运行。

微信图片_20200319162326.jpg

实际上,新华网和中钢协对于铁矿石价格存在猫腻的质疑并非空穴来风,因为在过去十几年里,力拓等国际矿业巨头通过操纵铁矿石价格至少坑了中国数万亿人民币。

我国虽然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买家,但却对价格没有多少发言权利,几乎是一块任人宰割的肥肉,今天老范就来给大家回顾一下中国买家被国外矿山坑骗的血泪史!

长协谈判,中国屡被日本出卖

因为铁矿石与原油不同,是一个高度寡头垄断的市场,目前国际贸易中的铁矿石80%来自澳大利亚和巴西,并且绝大部分集中在力拓、淡水河谷、必和必拓等三大矿山手里,你即便是被他们坑了一次又一次,到头来还是不得不找他们买铁矿石。

微信图片_20200319162416.jpg

从2003年开始,中国的房地产行业进入高速发展阶段,伴随而来的是建筑钢材需求量的井喷。由于国内铁矿石产量跟不上钢铁产量的增长,所以铁矿石进口量开始飙升,超过日本成为了全球第一大铁矿石进口国。

微信图片_20200319162420.jpg

那时候国际铁矿石贸易主要采用长协定价机制,每年由各大钢铁厂分别去和三大矿山谈判铁矿石的供货价格,只要有任何两家率先达成协议,其它各家就自动接受那个价格。这种长协机制从1980年开始运行了20多年,铁矿石价格一直稳定在20美元一吨的水平。

结果当中国开始大量进口铁矿石时,铁矿石价格就一路狂飙猛涨。特别是在2005年和2008年的时候,日本的新日铁和三大矿山勾结,直接达成了涨价71.5%和65%的供货协议,狠狠的宰了中国钢铁行业一把。

微信图片_20200319162423.jpg

新日铁作为一个铁矿石买家,之所以愿意铁矿石价格暴涨,是因为新日铁背后的三井财团也有入股淡水河谷和必和必拓等矿山,所以当中国对铁矿石的需求量大于日本时,铁矿石涨价反而会给他们带来好处。

力拓间谍,让中国损失7000亿元

其实除了新日铁的出卖之外,长协谈判中三大矿山每次都能掌握主动权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中国的谈判底牌都被他们知道了,他们的商业间谍渗透到中国钢铁企业高层,所以三大矿山对中国钢铁厂的采购计划、原料库存、生产安排等数据都是一清二楚。

2009年7月5日,上海市国安局逮捕了澳大利亚力拓公司上海办事处总经理、力拓铁矿石部门中国业务负责人胡士泰等四名员工,这就是震惊中外的“力拓案”。

微信图片_20200319162801.jpg

胡士泰出生于1963年,原籍中国天津,北京大学历史系毕业,80年代曾在中信集团工作过一段时间,后被公派到澳大利亚留学,临行时他还信誓旦旦说将来学成要回来报效祖国。结果毕业之后胡士泰没有回国,而是进入了澳洲的矿业公司工作,并于1997年加入了澳洲国籍,而后被力拓派回中国工作。

上海市国安局当时给出的逮捕理由是,在中外进出口铁矿石谈判期间,胡士泰等人采取不正当手段,通过拉拢收买中国钢铁生产单位内部人员,刺探窃取了中国国家秘密,对中国国家经济安全和利益造成重大损害。

根据“中国保密在线”网站2009年8月8日发布的《力拓案件折射出什么?》文章中提到:“从力拓电脑中起获的我国钢铁行业大量情报数据及其对国家经济安全和利益造成的巨大损害事实明摆着——这些涉案的经济间谍6年来拉拢收买、刺探情报、各个击破、巧取豪夺,迫使中国钢企在近乎讹诈的进口铁矿石价格上多付出7000多亿元人民币的沉重代价,相当于全国钢铁行业同期利润总和的一倍多,澳大利亚GDP的10%。”

最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侵犯商业秘密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胡士泰有期徒刑十年,并处没收财产和罚金人民币100万元。事后澳洲方面曾经要求中国政府释放胡士泰而遭到拒绝,之后胡士泰在监狱里服刑至2018年7月4日才刑满释放。

力拓的商业间谍胡士泰之所以能够成功渗透进中国钢铁企业高层,主要得益于他的华人身份,善于利用饭桌酒局作掩护,在不经意间套取大量中国企业的商业机密。这些商业机密中就包含了2008年12月18日中钢协“沙钢会议”的内容,所以2009年度中国铁矿石谈判的基本方案和价格底限都被三大矿知道得一清二楚。

15元卖200元,十倍暴利的吃人买卖

在2010年的时候,由于三大矿山再次想要把当年的铁矿石价格提高90%,所以中国拒绝了这种专坑我们的长协机制,最后国际铁矿石贸易转为采用按季度或月度,与普氏铁矿石价格指数挂钩的定价模式。

但是由于发布普氏价格的普氏能源资讯,其股东也有一些是三大矿山的股东,所以普氏价格指数都是易涨难跌。虽然公正性饱受质疑,但是三大矿却一致坚持要用普氏价格指数来作为定价依据。

在改用指数定价之后,由于恰逢中国“四万亿”投资后的基建热潮,不仅钢铁需求量大,钢铁厂产能扩张后的原料需求也大,所以普氏指数又巧妙地让铁矿石价格一天一个价的直飙,在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从每吨100美元飙升到200美元。

微信图片_20200319162807.jpg

200美元一吨的铁矿石简直就是堪比贩毒的暴利生意,因为国际三大矿山的铁矿石生产成本普遍在15美元左右,加上运费什么之后,以200美元一吨卖给中国的钢铁厂,利润高达十倍以上。

到了2014年,随着国内基建热潮的降温,以及政府开始清理钢铁行业的过剩产能,再加上此前“暴利时代”国际三大矿山大量扩大铁矿石的产能,结果全球铁矿石供应出现了过剩,国际铁矿石价格也开始一路下跌。

2013年底的时候国际铁矿石价格大概是140美元一吨,到了2015年底的时候只剩下35美元一吨,只不过三大矿山的“苦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随着中国经济和房地产行业在2016年的重新走强,铁矿石价格很快又走出谷底,回到了60美元左右的正常水平。

台风又来了,变着法儿减少供应来涨价

2018年底,由于全球经济开始疲软,中国的钢铁需求有所减弱,所以沿海港口的铁矿石堆积如山,铁矿石价格也开始走弱。但是在临近春节的时候,一次突如其来的意外扭转了这一局面,并且又给三大矿山创造了一个新的赚钱灵感。

2019年1月25日,巴西淡水河谷公司位于巴西米纳斯吉拉斯州的一处铁矿废料矿坑堤坝发生决堤事故,造成了数百人死亡和失踪的惨剧。由于是三年来第二次发生类似事件,所以巴西政府勒令淡水河谷的一些矿山进行停产整改。

微信图片_20200319162811.jpg

淡水河谷的停产导致了巴西铁矿石出口的大幅减少,所以中国沿海港口积压的铁矿石库存开始下降,与此同时价格也开始逐渐回升。也许是这一矿难给了三大矿山一些启发,结果此后矿山遭遇的灾难就突然增多起来,并且还常常发生得正是时候。

2019年3月20日,飓风Veronica吹过了西澳沿海的黑德兰港,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这种飓风顶多就是封港两三天,造成港口几天的停止运作。但是这一次却变得破坏力极大,过了好多天还不能正常发货。等到3月29日,力拓还向亚洲市场发出通知,说遭遇了不可抗力没办法发货。

由于巴西的供货大量减少,中国港口库存的铁矿石数量却在逐日减少,现在澳洲又宣布要减少供货,所有铁矿石价格突然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暴涨。从3月底的每吨80美元左右飙升到了7月中旬的120美元一吨。

结果价格一上去之后,巴西和澳洲的铁矿石供给就很快以超乎预期的速度在恢复,之后每当中国的铁矿石价格一下跌到80美元以下,三大矿山的铁矿石供给或运输就总会传出一点不好的消息,让你价格跌不下去。

与此同时,现在中国港口的铁矿石库存总是被维持在1.2亿吨左右,大概就是够国内钢铁企业使用30多天的量,即便是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后国内钢材库存堆积出新高,中国港口库存的铁矿石也没有升到1.3亿吨以上,因为人家发货又双叒叕减少了。

微信图片_20200319162815.jpg

前几天巴西淡水河谷就说当地下大雨造成铁矿石运不出来,所以偏紧的供应令铁矿石在全球大宗商品暴跌的氛围中,竟然还能维持在90美元左右的高价。目前国内疫情已经消退,大量基建项目正在陆续开工,真不知道后面澳洲和巴西会不会出现个员工感染疫情,让铁矿石价格重新创出新高?

中国为何奈何不了四大矿山

很多读者可能会纳闷,中国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了,同时也是全世界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为什么我们仍然奈何不了四大矿山?

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就是因为现在中国的铁矿石需求量太庞大了,一年9亿多吨的粗钢产量,需要消耗13亿吨的铁矿石,而国内的矿山远远无法满足目前的需求,所以不得不从国外大量进口。

而目前国际铁矿石贸易市场被澳洲、巴西的四大矿山寡头(近年来FMG的产量也大幅提升,所以三大矿变成四大矿)垄断,因此不得不被迫购买他们的天价铁矿石。

但是从美日等发达国家的发展经验来看,过几年随着国内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的完成,中国钢铁消费量会出现一个大幅下降的趋势。

与此同时,随着国内钢铁蓄积量的不断提高,以后可以大量使用废钢来替代铁矿石的使用,使用铁矿石的需求量必定会下降得比钢材产量还要多。

届时国外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接替起中国来消费这些铁矿石,所以未来铁矿石价格一定会大幅下跌的,到时候四大矿山真正的苦日子就要到了。

为今之计,中国要想免于在铁矿石贸易上任人宰割,只有让四大矿山对未来恐惧前途产生恐惧,从而对他们之间的联盟加以分化,才能够掌握主动权。

因此我们现在有必要向四大矿山传递出一个信号:“别看今天闹得欢,小心日后拉清单”!